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母狗淫妇
母狗淫妇

母狗淫妇

韩晓雅睁开了眼睛,看到了李红那诡异的笑容,刚想起身,却发现自己的双手,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捆绑住了。

  “啊……哎呦,好难受,你给我灌了些什么东西,快给我松开,我要去厕所!”当经过半晚上的回复,理智的韩晓雅又回到了身上。

  “啪!”李红一巴掌打在了韩晓雅脸上,看得我1跳,这巴掌够狠的啊,直接将好不容易,靠肩膀做起的韩晓雅,又打躺下去了。

  “你就是这样跟本女王说话的?看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了,是哪条母狗昨天让我使劲的干她的,还主动来配合我动作的?嗯?”李红边说边抽打着韩晓雅,让韩晓雅在床上翻滚着。

  “真是个不听话的女奴!”

  “起来!”李红拉这韩晓雅脖子上的狗圈。

  “别,痛啊!”

  “求求你,让我去厕所吧!”

  “想去啊!好,过来给本女王舔脚!”李红迁着韩晓雅,走到了客厅,翘起了美腿,肉色的丝袜包裹的腿和脚上的黑色高跟,显得是那样的性感,看得我咽了咽口水,把高傲的李红由女王变成1个女奴,啧啧,小弟弟又挺了起来。

  “不要,恶心!”

  “恶心?好,等下看谁恶心,你不用去厕所了,憋着吧!”5秒。

  10秒。

  15秒。

  20秒。

  “我舔,我舔!”韩晓雅支持不住了,冷汗从额头缓缓流下。

  可是当她想要去舔李红的脚的时候,李红突然把脚挪开了。

  “你好像很不情愿啊!啊?你要觉得委屈就算了,我不强求你的!”

  “不是不是,不勉强,是我愿意的。”

  “蒽?在本女王面前要称母狗!你这个小淫妇!”

  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啪!”一巴掌打的韩晓雅屁股一颤,便意蜂拥而来。

  “母……母狗……”

  “母狗想要什么?”

  “母狗,母狗想舔女王的脚,求,求女王了……”

  “真乖,舔吧!”韩晓雅趴在李红脚下用嘴开始清理高跟鞋的灰尘,还不让口水打湿肉丝丝袜,不然就是一巴掌。刚开始,老是在丝袜上留下了口水,被打了20多下,让韩晓雅又羞又疼,眼里充满了泪水。

  李红抓起韩晓雅的头发抽了她十个耳光,还大声的训她,“女王惩罚你这个母狗的时候,怎么能够哭!”韩晓雅舔另1只脚的时候,就注意多了。

  “嗯,乖女奴,舔的真不错,本女王的脚丫子也痒了,也赏你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韩晓雅没办法,手又被拷在背后,使不了力,只能用嘴叼住鞋跟慢慢的把高跟鞋鞋脱了下来,露出了,李红那被薄薄的一层丝袜包裹这着的5个晶莹剔透的脚丫。

  韩晓雅慢慢的张开了嘴,还在犹豫着是否,去舔,可是李红直接就将脚塞进了韩晓雅的嘴里,一股皮革的味道,和那种涩涩的感觉传进了韩晓雅大脑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韩晓雅想要呕吐了。

  可是李红的脚还在自己的嘴里打转,还用脚拇指和脚食指去夹自己的舌头,无奈的,强压下那令人作呕的感觉,含住了李红的丝袜脚,渐渐的,韩晓雅的唾液润湿了丝袜和脚趾。

  “女王……女王,求……求求你,我,母狗……母狗受不了了,要……要喷……要喷出来了……”韩晓雅突然吐出了丝袜脚,一边倒吸着冷气,一边发出乞求,只是她每一个毛孔都因为强烈的痛苦而大大地张开了,身体剧烈的颤抖着,还发出了低沉的呻吟。

  可是李红将韩晓雅迁到厕所,并没有让她去蹲马桶,而是拿来了1个脸盆,将它放到了韩晓雅的下边。

  “不要,这……这不是马桶……”

  “不喜欢啊,那走,出去吧。”

  “喜……欢,喜欢”

  “哗……”当串珠,拉出的一瞬间,那种刺激,韩晓雅在也忍受不了,直接喷了出来,“啧啧啧,你不是很爱干净嘛,怎么这么不知羞耻的,在这拉啊!”

  “不要看,不要看,求求你了!”

  “啪啪啪,又是一阵恶臭,扑来。”

  “这怎么能行呢,你可以本女王的女奴啊,你看看,你舒服完了,本女王还要给你清理干净,你看我对你这只母狗多好!”

  “求求你,求你,不要说了,呜呜呜……”极大的羞辱感,充斥着韩晓雅的内心。

  “这可是最美好的画面啊,你看看这是什么,如果我把这些东西,给别人,比如给你邻居,啧啧,就是我不说,也有人说。”李红正举起了右手,1个小型摄像机,记录着这1刻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韩晓雅,想忍住下体的喷发,可是,剧痛传来,肛门还是继续的排泄着。

  “这怎么行呢,我可是要好好的记录你的生活啊,到时拍成电影,就叫母狗生活录你看怎么样啊?”

  “不要,请不要把这东西传出去,我什么都答应你!”

  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

  “对着镜头说:我韩晓雅,这个淫荡的母狗愿意为李红主人的玩物并服务于她,遵循她的命令,取悦于她,崇拜主人的一切,不会有任何违背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犹豫什么!”啪的一鞭子抽到了韩晓雅身上。

  “我韩晓雅,这个淫荡的母狗愿意为李红主人的玩物并服务于她,遵循她的命令,取悦于她,崇拜主人的一切,不会有任何违背。”说完,眼泪刷刷流下。

  “告诉你,这记录我可保存了,你要在让我找不到你人,后果你是知道的!”韩晓雅足足用了五六分钟才把肠子里的液体排泄干净,这几分钟是她如今感觉最美妙的时刻。然而李红却并不打算让她享受多久,李红拿着淋浴用的莲蓬头将水压打开到最大,对准了韩晓雅冲洗。

  虽然是盛夏,可是突然的冷水浇身,韩晓雅还是1哆嗦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可是此时无力的她,蹲的时间又那么久,哪还站的起来,只能无用功的抵挡罢了。

  渐渐的厕所也清理干净了,而韩晓雅则是缩在厕所浴缸的一端,低声的哭泣着。

  “刚才给你洗澡可累得我够呛,现在,该你好好服侍我了。”李红脱下了女王装,趟到了床上。

  “啊……主,主人,我的手还被铐住了,请主人帮我松开。”

  “哦,这我到忘了你双手还被拷在背后,不过,谁让你给我提要求的?反了你啊!”

  “啪啪啪”又是几巴掌,打在了韩晓雅的屁股上。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,母狗错了,求主人原谅母狗。”韩晓雅也不敢躲,只能忍受着拍打。李红将韩晓雅的双手解放了,韩晓雅刚活动了下手腕,马上李红又将韩晓雅的双手拷住了,只不过这次是拷在前面的,由于现在的手铐间是有链子的,所以,韩晓雅的手还是可以小幅度的活动。

  韩晓雅也不敢走过去,只能爬到床边,揉捏着李红的双腿。

  30分钟后,韩晓雅的双手已经开始酸痛了,一直跪着的膝盖也受不了了,可是没有李红的吩咐,她也不敢起来,也怕受到责罚,只能继续的忍受着。

  “好了”不知过了多久,当这声音传来的时候,韩晓雅觉得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!韩晓雅如释重负,收回双手放在膝盖上,就想起来。刚站起,李红就一脚踹在了她的屁股上。“谁让你起来的?又忘记了啊,啊!”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,母狗错了。”

  “看来,还是要在给你点教训,让你记忆深刻点!”

  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我知道错了……求求主人饶了我吧……”可是李红并没有理她,将那百宝箱拿了进来。

  李红从箱子里取出来:一件带金属托撑的肉色花边乳罩,一条黑色蕾丝三角短裤,一条肉色连裤丝袜,一件白色的上衣,一件黑色的小短裙,只是那裙子是短得不能在短的了,刚遮住屁股。

  “穿上吧,母狗,这可是特地为你做的。”韩晓雅也不敢反对,默默的拿着这些衣物,穿戴了起来,在她穿这些衣服的时候,李红也换了件红黑色的皮革女王装。

  黑色的网袜,到大腿部有着10CM高的长筒靴,前面有着假阳具的内裤,黑色的皮革束胸,将胸脯挤得大了许多,手臂上带着红色的皮革手套,这就是李红出现在韩晓雅面前的样子。

  “来,在把这黑色的吊带袜穿上,还有白色的高跟皮靴,快点!”

  “嗯”

  “啧啧,母狗,转个圈给本女王看看。”看着韩晓雅穿完,李红将手里的鞭子在地上抽的啪啪的响。

  “啪,啪,谁让你站着转圈了,啊?给我趴着!赏你20鞭子,让你有个记性。”这种鞭子是特制的那种皮鞭,前端是分叉的,而且很宽松,打在人身上疼痛感,很强烈,但是又不会在人身上留下痕迹,所以一般人都喜欢用这种鞭子。

  “给我做好了,别乱动!”李红将韩晓雅强行按在梳妆台前的高背椅子上,将韩晓雅的双手,反扭着,从椅子的靠背上的洞往后拉,然后拿出了1双手铐,将韩晓雅的双手拷在了椅子背后。

  韩晓雅刚还在挣扎,可被李红一瞪眼,渐渐的挣扎的力气也慢慢小了下来。

  李红走到椅子前,拉住了韩晓雅的一只脚,然后自己用脚踩着椅子下面的横杠,用力的向前拉,这样韩晓雅就不得不往前移,背靠在椅子背后,而半边屁股却落在了椅子外面,形成一个身体后仰的姿势。

  这时,李红拿出了黑色的皮革脚镣,套在了韩晓雅的左脚上,然后将另一头细小的铁链向上拉,顺势将椅子背靠在床边,李红将铁链的一头和韩晓雅的身体成60°挂在窗户边上的防盗网上。这时,韩晓雅的右腿还在地上乱蹬呢。

  “别急,你的右腿马上就好。”李红又拿出了一串绳子,将韩晓雅的右腿弯曲的,大腿和小腿一起和椅子脚捆绑在了一起。

  “好好享受吧,打的时候要自己报出来,还要说母狗以后不敢了!”

  “啪”鞭子抽到了大腿上。

  “嘶嘶……一……一,母……母狗……错了……”

  “大声点,没吃饭啊!”李红走上前,将韩晓雅刚穿好的衣服,拉开,露出肉色的花边乳罩,然后,将乳罩拉下,顶着韩晓雅的乳房根部,使她的乳房更加的挺立。

  李红娴熟的握住韩晓雅小巧的左胸把玩起来,并不时用指尖揉捏她胸前的那颗淡粉色蓓蕾,渐渐的这颗淡粉色蓓蕾慢慢的充血挺立起来。

  “啊,……不要,不要玩弄那个地方……呜!”

  “啧啧,你的蓓蕾还真是敏感,稍稍玩弄下,就这硬了!”

  “啪”

  “啊!疼……”就在韩晓雅还在对自己的蓓蕾非常敏感,感到害羞的时候,李红突然起身,对着韩晓雅的蓓蕾就来了一鞭子,抽的韩晓雅乳房一颤,2个乳房在胸前急速的颤抖着,显然这下给了韩晓雅很大的刺激。

  “还没完了,哪能就这样让你舒服上了!继续给我报数!”

  “啪啪啪啪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二……,母狗错了……”韩晓雅哀嚎着。

  “呜呜……二……二十,母狗,母狗错了!”当二十鞭子抽完的时候,韩晓雅整个人也虚脱了,李红的鞭子是完全不留情的抽打在她的身上,有时落在有时还会让她,分开双腿,抽打自己的下体,专门找柔软的地方下手,李红手中宛如一条灵动的毒蛇般舔噬着韩晓雅娇嫩的肌肤。

  “长记性了?”李红敲着二郎腿,坐在床边,韩晓雅的痛苦能给她带来极大的满足,而韩晓雅则跪在李红的脚边。

  “呜呜呜,母狗知错了!”

  “知道错在哪了吗?”

  “知道了,母狗没女王的命令不能站起来。”

  “嗯,还算听话,本女王就赏赐你,在让你舒服下”说完,李红就走出去了,只留下了韩晓雅一个人以一个屈辱的姿势,等待这她的调教。

  不久,李红就拿进来了一盆水,1块肥皂,1把剃须刀,1块纱布,1瓶软膏。

  韩晓雅看着李红拿进来的东西,虽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,但是本能的觉得这些东西很威胁,开始努力的挣扎,然而挣扎是徒劳的,脚是被分开捆绑的,而且还有支腿被拉得老高,双手又被拷在背后,这样也只会让李红的虐待感更强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什么东西……”韩晓雅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的内心。

  “这个可是好东西啊,嗯,剃你胡子的东西!”

  “胡子?胡……子,啊……,不要,不要……”明白过来的韩晓雅顿时哀求起来。

  “你很烦啊!把嘴张开!”

  “不,呜呜呜……”韩晓雅拒绝的闭紧了嘴巴。

  李红拿出了昨天,韩晓雅高潮弄湿了的白色丝袜,经过晚上的风吹,已经晾干了,只是上面还是有着点点的皱纹,那是精液的位置。

  “就你,还想和我斗?”李红捏住了韩晓雅的鼻子,不一会,韩晓雅就憋不住,张开了嘴,李红直接将那白色丝袜一点点的塞进了韩晓雅的嘴里,韩晓雅努力的反抗着,想用这头将这丝袜给顶出来,可是舌头的力气能有多大?渐渐的丝袜充满了韩晓雅的口腔,李红又拿出了双长筒丝袜,将她勒住了韩晓雅的嘴,这样就不怕韩晓雅将丝袜给吐出来了。

  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韩晓雅现在用尽全力也只能发出低微的呜呜声。

  李红走到韩晓雅前,蹲下用手抚摸着韩晓雅的丝袜腿,过了会,拿出了把剪刀,将韩晓雅那刚遮住半个屁股的黑色小短裙,给剪断,露出了肉丝的加厚连裤袜,和外面的黑色吊带袜。

  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“不要挣扎了,你在怎么挣扎也逃脱不了我的手掌心!”李红隔着裤袜和内裤抚摸着韩晓雅的下体,时而揉捏,时而用手指甲在鼓鼓的地方划过,时而用手掐一下,搞的韩晓雅不断的颤抖。

  突然,李红用力撕开了阻挡的肉丝丝袜,露出了黑色蕾丝内裤,那神秘的地面被这最后一道防线给阻挡着,还有几根阴毛不甘寂寞的重内裤边上露了出来。

  李红提起了黑色内裤,开始用力的向上拉,黑色内裤被拉出一条直线,紧紧的勒在了韩晓雅的阴道部位,李红将内裤上下扯动着,而韩晓雅无力的发出了呜呜的声音。

  玩弄了一会,李红将内裤剪开,使美丽少妇的下体完全的展现在了自己面前。

  成熟敏感的阴蒂,光洁丰腴的玉门,还有粉红鲜嫩的密道口,一切都,那么完美,那么诱人,让自己升起了完虐这个女人的愿望。

  李红开始肆意的玩弄韩晓雅这身体最敏感的部位。他不时的揉捏着韩晓雅粉红色的阴蒂,又不时地拨弄她紧闭的大阴唇,甚至将手指直接插入到韩晓雅的密道内进行挑逗,有时还拔出1根阴毛!让韩晓雅的身体遽然一紧,发出低沉的惨叫。

  “好啦,开始正紧的了!”李红啪啪韩晓雅的乳房,将温水淋在了韩晓雅的下体,将她的阴毛全部打湿,并且涂上了肥皂,冲洗后,又将白色膏状物涂抹到韩晓雅的阴部,李红修长的手此时缓缓的在韩晓雅的阴部摩擦,揉捏着,韩晓雅此时也只能发出无力的抗议了。

  李红揉捏了一会儿后,拿起了剃须刀说道“我要剔光你的阴毛,你可别乱动,要是乱动,你那柔嫩的小妹妹受伤了,我可不管!”说着分开韩晓雅的阴唇,开始刮毛起来。

  很快韩晓雅的阴部就被剃得光溜溜的,李红观看着自己的得意之作,突然对着那无毛的阴部吹了口气!拍了一巴掌!韩晓雅本来身体就已经被李红玩弄得很敏感了,又被李红注视得羞红了脸,这口气一吹,身体就更加敏感了,在被巴掌一打,尿道口肌肉顿时不受控制,“哗哗哗”一阵流水响。

  原来韩晓雅被刺激得失禁了!

  李红对这个结果也感觉差异不已,随后就更加的嘲笑起来。

  尿液大概持续了1分钟左右,喷得韩晓雅的黑丝肉丝大腿处全部湿透,紧贴在大腿上,地上流了一地。

  “啪啪啪”这好的画面,李红当然不会放过,虽然有摄像机随时在记录,可还是拍下了照片,留做纪念。

  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韩晓雅羞愤得恨不得有个洞让自己钻进去,可是上帝不会帮她的,所以她只能被绑在椅子上,羞愤,无助,害怕,绝望,愤怒席卷上了韩晓雅的心头,眼泪顺着眼角流下。

  “还没玩呢,我会把你变成最漂亮的母狗的!”李红靠近了韩晓雅,用嘴叼住了韩晓雅的蓓蕾,开始吸允起来,嗯,要给她注射点催乳计,这大的乳房材料浪费了就可惜了,以后早餐,就还有牛奶喝了,一边想着,一边将手伸进了韩晓雅的阴部,继续玩弄着韩晓雅的下体。

  韩晓雅玉腿大张,紧闭的阴唇被李红的2个指头生硬的扯开,露出微裂的粉红色阴道口,两只手指插进了韩晓雅那紧密娇嫩的小穴里放肆地转动起来,李红的双指磨擦着小穴里细嫩干燥的肉壁搅动个不停,虽说李红的手也是细皮嫩肉的,但是那长长的指甲,触碰着肉壁,还是让韩晓雅感到一阵肉痛。她拼命的想夹紧双腿,可是除了将铁链换荡得乱响,也并没有带来什么帮助,完全使不上劲。

  李红开始又拨弄着韩晓雅的阴唇,粉红色的阴蒂也渐渐的冒了出来,李红用手指挑动着阴蒂,嘴吸允着蓓蕾,另一支手也在揉捏着乳房,三管齐下。

  渐渐的,韩晓雅不在挣扎,身体颤抖着,嘴里也发出了无意识的“呜呜……呜呜”呻吟,显然她被李红玩得快要高潮了,可是就在她要达到高潮顶端的时候,李红残忍的收了手,站起身,将韩晓雅残忍的留在了临界点。

  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“呜……不……”,李红抽离韩晓雅身体的瞬间,快感突然被抽走了,正沉浸在快乐之中的韩晓雅心中突然的一阵空虚,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体上攀爬,让她感到那种酥痒的感觉一次强过一次地冲击着自己的脆弱的神经,身上的每个部位都极度的渴求有人能来抚摸,下体也开始流出了液体,似乎在渴求着肉棒的解渴!

  韩晓雅哀求着,双腿使不上劲,想自己摩擦到高潮也不行,只能求眼前的女王了。

  可是李红并没有理她,只是抱着手,看着韩晓雅在椅子上挣扎着,颤抖着。

  等韩晓雅,渐渐的好不容易平息了这股欲望,李红又开始了对她的玩弄,等韩晓雅即将到达高潮的时候,李红又收了手。

  如此反复几次,韩晓雅的身体已经变得通红,脸上也是绯红一片,淫荡的唾液也从白色的丝袜包裹中,顺着唇边开始缓缓流下,欲望之火也充满了韩晓雅的眼眶……“吃饭了!”李红踢了踢韩晓雅。

  韩晓雅苏醒过来,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椅子上了,只是自己的双手和双脚还是被捆绑着,只是中间留了大概10CM的铁链,方便自己行走。这2天被李红玩弄,调教,也没有好好的吃过东西,现在也确实饿了。

  李红牵着韩晓雅来到了客厅,看着桌子上的鸡鸭,鱼肉,咽了咽口水,韩晓雅趴在地上,并没有起身,等着李红的命令,她知道,要是自己随便起身,可能有是那可怕的调教了。

  “嗯,不错,知道没我的命令不随便乱动,这是给你的!”李红并没有让韩晓雅站起来吃,而是在韩晓雅面前放下了一个方便碗,虽然没有桌上的丰富,但是里面的菜还算不错,有鸡蛋,还有火腿。韩晓雅看着李红没有给自己准备筷子或着调羹,想问有不敢问。

  “怎么,不想吃啊,告诉你,狗是不能上餐桌的,你要是敢用你那爪子,我就把她剁了,给我用嘴趴着吃!”韩晓雅犹豫了下,终究是抵抗不了饥饿,趴在地上,将嘴伸进了碗里。

  “慢着!”突然李红拿开了韩晓雅的碗,“既然你不想吃,我给你点佐料,让你顺利的吃下吧”说着就拉开自己的皮革内裤,拉下黑色网袜,露出了黑色的森林,将自己的尿道口对准了方便碗,撒了一泡尿。

  “这可是主人的圣水,你要是敢浪费了,我就把你脱光了,丢出去!”韩晓雅身体颤抖着,强忍着羞辱,谢过了主人,接过这尿臊味的饭,那味道……“怎么样,这特制的尿拌饭味道不错吧!”

  “好……吃,好吃……,母狗谢主人赏赐。”

  ……

  “吃饱了就过来,我们来玩个游戏”

  “不要,不要,不……呜呜……呜呜”显然嘴巴又被堵上了,很快,一阵阵压低的惨叫声传来……接下来的一个月,是我来到这座美丽的房子之后,是感觉最高兴的几天了。

  是的,每天看着女王调教女奴,而且都是2个这样漂亮的美人,毫无顾忌的在你面前玩弄,这感觉……这一个月韩晓雅也慢慢的屈服在李红的调教之下,本来之前的身体就让李红玩弄调教过,现在回忆起以前羞人的场景,现在的真实触碰,感觉,刺激,在加上药物,和威胁,韩晓雅也就慢慢的屈服了,果真把自己当场了1个女奴,顺从这李红的调教。

  但是好景不长,韩晓雅的丈夫肖水要回来了,李红暂时也不想让他知道,自己和韩晓雅之间的关系,也怕肖水会拼个鱼死网破,虽然肖水性格很弱懦,但还是很爱自己老婆的,而且当场被他救下的时候,自己那重要的资料拷贝U盘也不知道被他拿走了,要是捅出来,自己也不好过,色诱他,他都不理,只好先重他老婆下手了。

  肖水回来的前一天。

  “这些事情,我不说你也是知道的吧!”

  “呜呜……”韩晓雅正被捆绑在沙发上,享受这跳蛋的肆掠,口里也被丝袜堵着,她也很明白李红说的是什么,这羞人的事情,自己还会传出去吗。

  “随时等我电话,你要是不听,后果自负!”李红关上了房门,走了出去。

  只留下可怜的韩晓雅在沙发上享受这无边的刺激,李红用的是电子锁,到了一定的时间,锁是会打开的,这样韩晓雅也就能自己解绑了,只是离那时间还有5个小时,跳蛋的功率也是最大,到时韩晓雅怎么去接飞机,时间够不够,那就不是她李红思考的问题了。

  韩晓雅最近很开心,原因无它,只因他的丈夫回来了,对她也是关怀备至,虽然她也发现丈夫的性格咋出差后变得更加的软弱了点,但是只要一家幸福就够了,不是吗?

  丈夫回来的这些时候,李红一直没有来找她,这让她一直提心吊胆的心,安心了不少,女儿最近的成绩也提高了,多日来的阴霾也散开了不少。

  可是,当她收到一封信的时候一切都变了。

  那是一天下午,当她回到家时,看到了1封信,1封重门缝里塞进来的1封信,信上并没有寄信人的地址和姓名,上面只写了几个字"母狗亲启"。

  当看到那几个字时,韩晓雅内心是挣扎的,有心想要将这封信烧毁,不去看那羞辱人的文字话语,可是她不敢,她不敢赌,只因她爱这个家,她怕她那文弱的丈夫受不了,受不了妻子被人虐待的事实,这种事情,任谁哪个男人都不能忍。

  她强自镇定,想要撕开那封信,可是颤抖的双手出卖了她内心的不定,撕了半天,也没有撕开。韩晓雅恼怒的用剪刀剪开了信封,里面飘出1张纸,1张很普通的纸,轻轻的飘落在地上。

  韩晓雅将纸捡了起来,用力的揣在手心,纤细的手指,此刻因为用力,指尖变得苍白,手臂上的青筋也更加的明显。

  她,还是不愿意看信的内容,良好的家教,让她更加羞愧,愧于自己的丈夫,可是她1柔弱的女子,又能怎么样?事到如今还有得选择吗?

  她深吸了1口气,将那被她揣成1团的纸拉开,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羞辱语句,也没有索要钱财的话语,更没有那可怕的照片……只是,上面有着比这更可怕的语句,电脑的打印字体,此时在韩晓雅的眼里就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可怕,上面有个网址,下面有账户和密码,告诉她,让她去那个网站上看些东西,还给了她1个MSN的账号,以后通过这个和她联系……“她,又来了”刚过了几天好日子的韩晓雅现在,非常的憎恨那个人。

  幸好,今天是自己先回来,如果是肖水先到家,那……韩晓雅后怕不已。

  韩晓雅按照纸上说的地址,打开了那个网站,这是个很普通的网站,初看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,当她颤抖着输入帐户名和密码后,页面跳到了1个个人空间,里面有2个压缩包和1个文本文档。

  韩晓雅将这些都下载了下来,半个小时后,韩晓雅点开了其中1个压缩包,里面的图片,就是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的她,都感到羞愧不已——那是她的捆绑特写:那天自己被强迫着穿这白色的衬衣,而且不让穿乳罩,下身则穿着黑色的一步裙,黑色的网袜,是自己的双腿更加的迷人,脚上踏着黑色的高跟鞋。还将自己带到了一间教室!是的,李红将自己偷偷的带到这来,想要在这里凌辱自己!

  辛亏那天是星期天,学校没人,不然……

  自己的玉乳被黑色的棉绳交叉的捆绑住了,围绕着自己的乳房交叉缠绕了几圈,行成了一个横8字型是自己的乳房更加的突出,双手被强行的扭到了脑后,双手交叉紧靠着后脑,这样韩晓雅的手臂就被折叠弯曲捆绑住了,而且绳结还和胯下的绳子交叉在一起,只要双手1挣扎,必然会带动深陷下体的绳子,将本已塞至阴道深处的假阳具更加的推动到顶。自己的双腿也被照顾了,2腿被紧紧的并拢在一起,被绳子隔着1段距离就捆绑1次,大腿,小腿向下延伸捆绑着。口里被塞入了李红几天没洗的内裤,外面还被黑色的丝袜勒住,不让自己吐出来。

  另1个文件夹韩晓雅已经不想去看了,她知道,里面是不会有上面好东西的,那肯定是羞辱自己的照片或者视频,除了这,还会有什么呢?

  韩晓雅点开了那个文本文档,不看不行——文本文档的名字是不看后果自负,无奈,她只好强忍这羞愧,愤怒打开了那记事本。

  上面是这样写的:“小母狗,当你看这段话的时候,那精彩的视频和图片,想必你已经欣赏了吧,没看也没关系,你可以好好看看,那可是主人我的珍藏啊!”

  “果然是羞辱我的照片和视频”韩晓雅心里想道,韩晓雅现在脸红通通的,那是羞的。

  “小母狗,明天上班记得要里面穿上你那件黑色蕾丝花边透明的胸罩,就是绣着红玫瑰的那件,下面就你穿你以前最喜欢穿的白色丁字裤好了,对了,你那空虚寂寞的小妹妹还欲求不满呢,里面还有给我塞个跳蛋里面!”

  “外面嘛,你这漂亮的美腿可不能委屈了,明天你要穿双肉色的连裤丝袜,外面在套层黑色的吊带袜!吊袜带你就用紫色的!”

  “上衣就穿白色的衬衣,然后在配个紫色的一步裙好了,包裹你那白白嫩嫩的屁股,脚上就穿黑色的尖头高跟鞋。”

  “你把那个MSN账号记着,明天我会联系你的,你要是不乖乖听话,你那些照片和视频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出现在各大论坛报社,到时你那如花似玉的女儿,你那软弱的丈夫,嘿嘿……”

  “滴答,滴答”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缓缓地顺着韩晓雅那精致的脸庞缓缓流下。

  朦胧中,韩晓雅依稀听到开门的声音,吓得她赶紧擦干了泪水,关闭了笔记本电脑,匆匆跑进洗手间,想洗把脸,掩饰脸上的泪痕。等她走出来时,丈夫肖水已经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了。看到韩晓雅走来,肖水往沙发里靠了靠,拍了拍边上,示意她坐下。

  韩晓雅虽然陪着丈夫看电视,可是心思早就不再这了,她在发愁,发愁明天到底要不要听李红的话,穿那身衣服去,虽然衣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,只是那跳蛋真的要放……要放进去嘛,上次就是短短回家的那段距离,自己就受不了了,差点还被邻居韩柏看出什么,这次,这次要放1整天,那怎么办,到时被其他人知道了,那还不羞死了。

  要是不放,到时李红要真知道了,发恼将照片和视频发出去怎么办,不管了,到时放进去,我不开开关就是了,要是她来了,我就把开关在打开……就在韩晓雅想这心事,有1句无1句的陪着丈夫聊天的时候,她不知道,在她想这些事的时候,她的脸上是一片潮红,像苹果一样,煞是可爱,双腿也紧紧的夹紧……妻子的不在焉,肖水老早就知道了,只是没有说出了罢了,此刻闻着妻子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,看着妻子这幅害羞和小女人的样子,不禁食指大动,一个鲤鱼翻身,就将韩晓雅压在身下,亲吻了下去。“啊!呜呜呜……”韩晓雅只来得及一阵惊呼,就呗丈夫堵住了嘴,胸前的软肉也被一只魔手隔着胸罩揉搓起来……“不要,大白天的,别啊……”韩晓雅好不容易逃脱丈夫的魔掌,媚眼如丝的说道,她的身体的调教已经初有成效了,被丈夫这样上下其手,身体也渐渐地发热起来,虽然她本身对性事并不太热衷,可是对于丈夫的羞愧,她也不愿意打击丈夫的欲望,而且身体的反映也是真实的渴求着。但是理智还是提醒着她——这里是客厅,不是卧室。虽然她被李红调教的时候,在这里也干出了不少羞人的事,但本能的还是排斥着这里。

  肖水并没有等她说完,回应她的是又1个长吻,将她拦腰抱起,走进了卧室。

  此刻,对于只不过换了间房间的韩晓雅来说,他们的春宫图还是一样呗我看的清清楚楚,至于那封信的内容,其实是我偷偷塞进他们家的,成熟的水蜜桃也是该摘取了。至于她所以为的幕后黑手李红,此刻也被人找上了麻烦,一时还顾不得来理韩晓雅。

  第二天,一大早,韩晓雅就醒了,她吻了吻丈夫,拿起衣服就往洗手间去了——她不愿意让丈夫知道,自己穿这样的衣服去上班。

 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滑落,镜子里出现了1个一丝不挂的美丽少妇,浑身上下没有1丝赘肉,高耸的水蜜桃肉球,肉球上的2粒粉红色的乳珠悄悄挺立着,迷人的倒三角,那里本应是芳草萋萋的地带,此刻却一马平川,就像人们常说的白虎。只是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,那里还是会形成一片森林的。

  黑色蕾丝花边绣着玫瑰的透明胸罩遮住了玉乳,短小的白色丁字裤只坎坎遮住了玉门关,丁字裤像根绳子样紧紧的勒进了玉门,而大阴唇就像玉蛤一样,将丁字裤绳包裹在内。肉色的连裤袜缓慢的套上了双腿,将双腿迷人的曲线更加的展现了出来。韩晓雅将肉丝拉平,开始穿起了黑色的吊带袜。还好,这些丝袜都是高级丝袜,很透气,穿上后并不显得小腿肥胖,也没有什么不适。紫色花边的吊袜带扣住了黑色丝袜,拉平了褶皱。外面穿上了白色衬衣和紫色一步裙,完全按照我的要求穿戴起来,只是她还在外面套了件紫色的外套,将迷人的胸部曲线稍稍遮掩了起来。接着,韩晓雅又拿起了跳蛋塞进了自己的下体,并将开关憋在了裤袜带上,做好了这一切后,韩晓雅就开始做早餐了。

  【完】